-她让中国专业体育水下摄影从无到有单枪匹马备战北京奥运还顺手帮助外媒同行-非常女记者

卫生专题Leave a Comment on -她让中国专业体育水下摄影从无到有单枪匹马备战北京奥运还顺手帮助外媒同行-非常女记者

-她让中国专业体育水下摄影从无到有单枪匹马备战北京奥运还顺手帮助外媒同行-非常女记者

她让中国专业体育水下摄影从无到有单枪匹马备战北京奥运还顺手帮助外媒同行|非常女记者

她让中国专业体育水下摄影从无到有,只凭一身孤勇;

她单枪匹马备战北京奥运,还顺手帮助外媒同行;

她拍到独家照片,定格张雨霏争金、女子4×200夺冠……

新华社记者丁旭,

带你走进独一无二的水下世界。

丁旭:水下十五年

本期嘉宾:丁旭

新华社摄影部记者

我国奥运会水下摄影第一人

参加过五届奥运会报道

是国内为数不多

从事专业体育水下摄影的人士之一

主持人:薛园

主持人:您是国内最早从事体育水下摄影的记者,到目前为止能够做这份工作的人也屈指可数,媒体更是只有新华社一家。听说您从入社不久就主动请缨?

丁旭:是的。那是我入社三四年的时间,当时大家都在轰轰烈烈地筹备北京奥运会,我因为本身有游泳的特长,所以就主动向领导请缨,说要不要在北京奥运会上尝试水下摄影。

没想到领导一下就同意了。所以从2007年开始,我就在全力进行水下摄影技术和设备的调研摸索。

2008年8月3日,新华社记者丁旭(左)在国家游泳中心场馆摄影负责人赵雅媛的协助下安装水下照相机。记者赵鹏摄

主持人:相当于第一次实战就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而且是家门口的盛会。有压力吗?

丁旭:现在想起来压力非常大,但当时胜在年轻,只有勇气。虽然觉得责任很大,但是想得没有那么复杂,干就对了。

也没有精力去焦虑。因为水下摄影器材的体量还是比较大的,通常需要装满两大个器材箱,并且不好找能够测试的游泳场馆,当时我能找到的都在位置比较偏远的地方。

2008年8月3日,新华社记者丁旭在国家游泳中心游泳池里使用水下照相机拍摄。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奥运会开幕以后,我跟美联、路透、盖蒂等国外媒体的记者一起工作,他们在北京算是客人,而我们是东道主通讯社。由于当时水下摄影的氧气瓶需要定期充气,所以我又提供了这方面的一些帮助,想让他们感受到北京奥运会的温暖。

这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丁旭拍摄的菲尔普斯在男子200米蝶泳决赛中的画面,被众多外媒交口称赞。

主持人:水下摄影器材跟一般的摄影器材有什么不同,从2008年发展到现在有没有什么变化?

丁旭:2008年的设备,其实就是在照相机外面加了一层防水罩。

现在水下摄影已经发展成了水下遥控机器人进行,记者可以在岸上进行拍摄、选取照片,再发稿。技术还是有很大进步的。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丁旭在泳池边的“工位”。

主持人:在一次拍摄中,普通摄影记者可能只需要提前看一下场地,水下摄影却得提前好几天布置、准备,并且有很多脑力和体力并存的工作,是这样吗?

丁旭:是的,因为水下摄影算是奥运会的特殊位置摄影,在奥运会举办前一年就需要得到奥组委的批准。

开幕前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摄影师就可以到场馆去安放器材。好在现在已经不用自己下水安装了,奥组委提供了一个服务团队进行这方面的工作,解放了记者很多体力方面的消耗。但是搬运器材和转场这些步骤还是必不可少的。

水下摄影所需要的部分设备。

再就是提前预判比赛发生的情况。还是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这样作品出来才能既有新闻性又有艺术性。

比如东京奥运会上,张雨霏在女子200米蝶泳这个项目中获得了金牌。其实前一天放置水下照相机的时候,我对这块金牌是预判的,所以放在了三泳道下面,这样我就可以从侧面拍到张雨霏领先的过程。

7月29日,张雨霏在东京奥运会女子200米蝶泳决赛中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丁旭摄

但是当天后面一项女子4×200米接力的那块奖牌我是没有预料到的。然而因为设备放在了三泳道下面,中国队也安排在三泳道,所以正好能够拍到咱们所有选手的画面。当时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直感慨这些天的辛苦付出有了回报。

7月29日,在东京奥运会游泳女子4X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中,中国队打破世界纪录并夺冠。新华社记者丁旭摄

主持人:其实不光有这些体力上的辛苦,还好像还碰到过在水下非常危险的情况,能具体说说吗?

丁旭:水下摄影其实有潜水的部分在里头,这也是它的危险所在。

有一次在沈阳全运会上,当时国内进行水下摄影的拍摄还需要自己下去安装器材,在潜水的时候,我因为感冒,耳压的平衡不太好,从水底上升时就出现了失衡的情况。还好没有出现大的事故,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挺危险的。现场也没有别的人在,因为国内赛事只有新华社一家进行水下摄影的创作。从那之后自己每次都提了一根弦。

丁旭摄影作品。

其实在做水下摄影这么多年里头,能出问题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每次都需要进行总结,好好吸取经验教训。

主持人:毕竟是“第一人”,而且刚开始很多年都是单枪匹马在作战。

丁旭:对,由于赛事紧张,人比较疲劳,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总会有想不到的地方。

如果是团队作战的话,即使只有两个人也会好很多。比如这次在东京奥运会,我和同事夏一方一起进行水下摄影,从准备、安放,到拍摄阶段都有两个人,我觉得就是一个非常舒服的体验了。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帮忙,确实工作担子减轻了很多,两个人可以互相提醒,能力上也有互补。

2020东京奥运会上,丁旭(左)、夏一方在游泳比赛场地布线。新华社记者许畅摄

主持人:除了水下摄影,您其实也拍足球赛、冬奥会以及从事其他体育报道和编辑工作。很快就要进行北京冬季奥运会了,有什么期待或者愿望吗?

丁旭:我是来自摄影部体育新闻采编室的一员,对口的一些项目是足球和游泳,所以还参加过三次女足世界杯报道。

接下来的北京冬奥会上,我可能会作为一名图片编辑进行工作。

2020东京奥运会开幕前,丁旭穿上代表国际奥林匹克摄影队(IOPP)的蓝色背心。

在北京冬奥会上,新华社不仅是国际奥林匹克摄影队中的一员,还是国家摄影队。这样的双重身份,我们的使命感更重了。但我们还是要守住初心,用更专业更艺术性的摄影作品把北京冬奥会呈现给用户和读者。

作为新华社的一员,能够一次次见证奥运会这样的历史时刻,我也是非常自豪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